消费主义下,我是如何选择电子产品的

少于 1 分钟阅读

一转眼2021年都过了半个月了,回顾2020年发生的事物,回想一下首疫情影响严重的,我对我个人的经济情况做了一个小反思:虽然每个月都有稳定,固定的经济来源,换句话来说就是钱看着挺够花的,但每每到月底,我的余额就只剩两位数了。原因很简单,就是因为我花在零零散散的东西上的钱太多了,多数时候买的东西,对我来说都不是最需要的。这个月买一个耳机,下个月买一对音响,都是对本就不鼓的钱包更致命的打击。

看看当今这个世界,商家在给消费者无数的“刺激物”,像是广告,折扣,提前消费等等。广告是最直接的,用视频,声音来刺激我们脆弱的感官,宣传产品。但广告商早已满足不了这种最简单的刺激方式。他们开始想向消费者灌输一个理念,你买了我的产品,你就可以更精致,获得更好的生活。买了外星人,你就可以在游戏里大杀四方,有着像专业电竞选手一样的表现。但这只是商家给消费者的假象,我买了iPad pro,拿出来第一件事仍然是条件反射打开YouTube,想都没想过拿它来做像广告里的生产力工作。66869明星代言,联名也是一个道理,通过改变商品的显性以及隐性identity,来创造出自家产品能让用户变得更精致,走在Top of line的理念。

然而电子产品作为人与人经常接触的商品,因为更新迭代速度非常快,日新月异的新feature和覆盖各个消费群体定制的产品,都在刺激着人们消费,花钱来满足商家营造的”欲望“

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将获得者理查德·塞勒有着这样的观点:“完全理性的经济人不可能存在,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各种经济行为必然会受到各种“非理性”的影响。很多从传统经济学角度看来是“错误”的行为,经常被忽视,但往往正是这些行为导致了那些“看起来很美”的决策最终失效乃至酿成恶果。” 他解释了人们如何通过在自己的头脑中创建单独的账户,比如分出衣,食,住,行多个独立的分账户,所以每当做出购买决定的时候,便会只关心每个账户的狭隘影响,而不是实际的整体账户,这就像我用AirPods的预算冲了Airpods Pro,导致我本来准备的周末请客吃饭时掏不出钱来的尴尬。

当然这些令人消费的因素也包含了信用卡,花呗这类借贷“账户”。他们让用户产生一种“短时满足”的感觉,带来的快感就淡化了消费行为产生的长期经济影响。这和抖音和快手的影响一样,都是用短时满足来让用户上瘾,觉得这种活动理所当然,进行消费。

能了解这些刺激性因素还不够,要能在现实生活中实现出来,就要由很强的洞察力,比如索尼最近发布的xb23音响,作为xb21用户的我在考虑要不要升级,看到最后发现xb23阉割了Party booster,3.5mm输入孔,机身亮灯,只有type c充电口是升级的点。当然作为一个音响,还是音质最重要。但音质这一项技术,近年来都没有非常突破性的进步,所以购买了更贵,声称更好的产品,就会有收益递减的形况发生,就像2000块和20000块的hifi耳机音质区别一样,贵出来的900%可能只带来9%的提升。加之商家的营销,水军的吹嘘,很多人就为其掏了腰包。所以要做出一个合适的购买决策,就要深思熟虑,抓住这个产品你最需要他的地方,而不是被市场营销所带偏。有了一套自己的理性消费理念后,想必看到新产品的推出便会三思而后行了。

希望在2021年里,我能尽力看透事物表面之下,商品本身的价值,来好好地“消费”这一年!

分类:

更新时间: